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首頁 > 國際視窗
    ::: 駐舊金山辦事處教育組

    新冠疫情會否徹底改變回家作業的樣貌?

    2021-6-7 NEA News 9792021-07-01

    因應新冠疫情,學校轉向遠距教學,也讓所有作業都名副其實成了「回家」作業,教育者不禁得開始反思他們指派的作業是否真的發揮成效。

    加州中學教師Beth Mendonca-Seufert就說:「我不希望學生整天盯著電腦螢幕,就算他們沒完成作業也沒關係,畢竟你不知道學生在家的學習環境究竟是怎麼樣,有些人可能得幫忙照顧年幼的弟妹。作業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學生上課的時候感到開心、受到支持。」

    去年一整年,新冠疫情讓家庭與學校之間的界線越益模糊,許多教育者選擇不派作業給學生,因為家長已經壓力十足、學生需要離開電腦螢幕休息一下,更別提有些學生連電腦、網路都沒有,遠距教學下是否仍能維持平等受教權都成疑慮。然而,隨著全國開始恢復實體授課,許多人已準備好恢復指派作業給學生,但其他人則認為疫情促使教育界反思作業的意義。

    史丹佛大學的課程提升與學生參與議題專家Denis Pope已經研究作業的效果無數年,早在疫情爆發前,她就發現作業往往是弊大於利。首先,作業往往是學生生活中前三大壓力來源;再者,研究也顯示除了獨立閱讀自選書籍外,其他作業與學生的成就沒什麼關聯。麻州三年級教師Kim Lopes也同意這樣的觀點,她認為作業最大的問題在於,教師只能針對中間程度的學生設計作業,如此一來,對進階學生來說,作業不過是消磨時間;而程度不夠的學生則需要更多支持,但不是每個人的家長都能像老師一樣教導他們完成作業。Lopes老師說:「我認為應該在學校『練習』應用所學,這樣才有專業的教師給予學生支持。」而她多年來也只安排兩種作業給學生:基礎數學題與線上個人化閱讀與拼字課程。疫情對她來說,更進一步確認了她的想法,那就是作業只是徒增學生的壓力、且無法落實教育平等、對學生也沒有幫助:「我希望教育者們能更有同理心,總是有學生的家長連英文都不會說;或是有學生家裡沒有網路。這些問題一直都存在,疫情只不過迫使我們必須積極面對。」

    然而,也有其他老師抱持不同看法,因為作業能訓練學生的組織規劃與時間管理能力,同時鼓勵他們負擔責任與學習自我倡權,賓州四年級教師Camille Baker就表示:「作業一向是學校教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學生無法在家完成作業,隔天到學校來的時候就得面對老師,告訴老師,我以為我學會了,但坐下來寫作業的時候發現我還沒搞懂。」在疫情期間,Baker的學生仍然必須在家完成閱讀記錄,並交給家長簽名,但她無法繼續指派自己最熱愛的一項作業,那就是要求學生親自教導父母一項在課堂上學習的單元內容,例如水資源循環。這項作業需要學生與家長約時間、制定完善的教案,並分配一定的時間教授最重要的知識,並設法評估家長的學習成效。Baker說:「這項作業能促進家長與學生參與,我希望人們知道作業的形式其實相當多元。」

    Denise Pope教授與她在史丹佛大學的同事們於2020年發表了一篇論文,提出五個教育者在指派作業前應思考的問題:
    1. 學生是否瞭解作業的目的與價值?
    2. 學生是否能夠獨立完成作業?
    3. 這項作業是否更適合在課堂上完成?
    4. 學生應花費多少時間在作業上?
    5. 我應該提供什麼樣的意見回饋?

    他們希望能藉此提升學生對作業的興趣、幫助他們應用所學,讓作業真正發揮成效。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教育局宣布 中小學開學日延至3/1」假消息澄清
    • 快看這邊!教你破解毒品新偽裝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