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首頁 > 國際視窗
    ::: 駐加拿大代表處教育組

    滯留美國的國際學生需要校方伸出援手

    2020-10-20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9452020-10-29

    趙敏蒂(Mindy Trieu)和越南的家人通話時最感寂寞,這位就讀於聖荷西州立大學(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商管碩士說,家人都在一起,只有我「滯留在美國」。到美國讀書是敏蒂的夢想,來到美國五年後,她已習慣獨立,不過Covid-19疫情帶來的孤立,加上不確定什麼時候才能回越南,這讓敏蒂深感不安。敏蒂說:「我知道自己的問題只是情緒上的,還有很多人的情況比我更糟,但不能回家這件事真的讓我很難過。」

    這個學期,因為疫情而無法踏上美國校園的國際學生是眾所關注的焦點,外籍大學生的註冊率下跌近14%,而研究生下跌約8%。不過像敏蒂這樣,在疫情之前就已經註冊入學的國際學生都還留在美國,事實上,約有九成的國際學生都滯留在美國。

    疫情開始散播之時,國際邊境紛紛關閉,緊急返國的班機一位難求,而且機票高如天價。就算能順利返國,由於時差,他們可能得在半夜參與線上課程,也有人擔心一旦出境,就可能回不來。

    當然,所有學生都受疫情影響,不過國際學生可能是其中最脆弱的族群,他們遠離家人、容易感到孤立,比起美國同學更少尋求諮商協助。學生簽證政策朝令夕改,種族主義高漲與紛起的排外事件都令他們更加焦慮。

    維持社交距離有助減緩病毒傳播,不過對許多國際學生來說,他們的社交聯繫原本就不太穩固,疫情更使情況雪上加霜。以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為例,由於多數課程已移至線上進行,約只有兩千名學生留在校園內,其中兩成是國際學生。他們不僅和家人分隔兩地,疫情也使他們被迫疏遠同在美國的同學。

    在許多文化中,心理健康問題屬於禁忌話題,而心理治療也因此蒙上汙名,被視為軟弱的象徵。不過就算國際學生願意尋求協助,他們也不一定知道從何著手,他們對於美國的醫療保健制度感到陌生,而陌生可能帶來焦慮,焦慮再進一步導致逃避。

    孤立並不是國際學生所面臨的唯一困境,由於Covid-19第一例病例出現於中國武漢,因此全世界都出現反亞洲的情緒。自疫情之始,Stop AAPI Hate組織已在美國追蹤到超過2500起針對亞裔的歧視事件,而分析Twitter等各大線上論壇則發現反華言論激增。

    國際學生容易遭受這類種族歧視,在美國的國際學生中,約有三分之一來自中國,人數最多的前三名也都來自亞洲國家。由於擔心成為排外攻擊的目標,有些學生不敢離家太遠或獨自外出。亞洲國際學生多多少少都經歷過種族歧視,有些雖然只是隱隱約約的歧視,但他們都察覺得到,因此產生的恐懼感則一點也不隱約。

    疫情也使許多學生的財務狀況出現困難。由於被迫留在美國過暑假,多出食宿等額外支出,原本可以用來支付學費的暑期工作機會也大為減少。由於全球經濟同步衰退,許多學生的家長可能失業或生意停擺,不過美國政府所提供的疫情緊急紓困金,支助對象並不包含外籍學生。

    疫情雖然帶來新問題,但從許多方面來看,其實只是使現有問題惡化。對國際學生來說,建立社群歸屬感相當重要,因為身處異國有時難以發展較深入的人際關係。舉例來說,阿拉巴馬州的特洛伊大學(Troy University)為國際學生定期舉辦「身心健康」活動,與健身中心協辦可以維持社交距離的戶外體育課。透過對國際學生伸出援手,協助他們度過難關,待疫情減緩後,校方的善意也許可以吸引國際學生的同鄉朋友前來就讀。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教育局宣布 中小學開學日延至3/1」假消息澄清
    • 快看這邊!教你破解毒品新偽裝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