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首頁 > 國際視窗
    ::: 駐德國代表處教育組

    大部分的德國中小學未具備遠距教學的構想

    2020-5-6 Tagesspiege 9322020-07-30

    非常積極卻欠缺構想:這是德國Vodafone基金會在冠狀病毒危機下針對中小學教師對於數位遠距教學所所作出的最新調查結論。

    根據上述報告,有83%受訪的教師表示在他們學校裏已準備好針對所有年級,或是儘可能地針對所有班級提供教學。


    2/3教師表示他們的學校未有整體構想

    然而66%的教師同時表示,他們學校完全沒有準備整體因應策略,以處理學校關閉及因冠狀病毒阻礙所引起的受限時期學習方案。

    此項調查在今年四月中旬,學校關閉前數週前開始進行。共有310位在普通學校就職的教師參與問卷調查,此方案則由Vodafone基金會出資責成德國南部的Allensbach意見調查研究所予以進行。

    就職於帕德博恩大學(Paderborn University)的教育學教授Birgit Eickelmann女士表示:「在開始階段我們還能夠允許讓遠距教學輕鬆地開始」,Eickelmann教授是此調查報告的設計者,並且對調查結果進行評定,根據她的判斷,許多學校和教師的創意非常地卓越。


    「我期盼復活節之後即存在完成的構想」

    Eickelmann教授表示,從現在開始直到暑假與新學期期間應該採用系統性做法,例如合理地連結到校教學暨遠距教學方式:「我期盼在復活節之後應該存在確實能用的構想。我們必須注意別讓時間無謂地快速流逝。」

    根據問卷調查所得到的結果,確實呈現著各校在進行遠距教學時有著不平均的狀態。41%的受調者表示總還能夠與同事共同組織課程,然而24%卻必須完全靠自己。

    2/3的教師利用電郵傳送作業,只有25%使用學習平台機制。


    只有1/3教師與自己的所有學生有連絡

    總體而言,只有1/3教師能夠與自己的所有學生保持連繫 – 而其中最多的教師以電郵作為連絡方式,一半教師使用電話,而1/5則運用視訊聊天應用程式。

    至少有52%的教師還能夠連絡到所有學生,而10%只能聯繫到少數的學生們。其中有9、10位教師表示和學生的接觸對他們而言非常地重要,而足足一半的教師們則擔心因為學校關閉所造成的社會情況的不平等狀況將會繼續加劇。


    在暑假之後可能也很難再度回到正常的學校常態

    Eickelmann教授則認為,在關於具備足夠承受力的教學構想問題上將更加迫切,因為即使在暑假過後,學校的運作很明顯地還不會恢復正常:「我們不能在暑假結束後的第一天才開始進行討論。」

    而必要的做法應該是結合到校授課與居家數位化教學,其他的方式將無法保證授課時的防疫安全。


    小型學生團體措施促使教師嚴重不足

    然而一個很大的問題是:雖然在冠狀病毒危機前已有針對教師人力的嚴重欠缺進行充分地討論,然而在可預見的未來仍然缺乏大量教師 - 理由很簡單,就因為學生數在學校內因為衛生規定而必須縮小,因此每一班的在理論上一下子必須有二、三倍的教師才足夠完成教學任務。

    這個情形還將變本加厲,因為屬於危險群的教師們無法參與現場教學。

    Eickelmann教授對此建議應採用類似在醫學界的做法,讓實習的學生作為臨時助理,而在此則是由大學內的師範生們擔任協助的幫手;而許多大學生們在此時也失去他們的打工機會,「為何我們不設計一個構想而讓他們來分擔一些工作呢?」


    教師們的數位進修

    聯邦政府其實也能夠比照對醫學系學生提供財務資助的作法支持教師。

    而同時必須澄清,哪些任務需由不能在現場進行教學的教師們負責。Eickelmann教授表示:「在此我們應設法嘗試,如何能讓此組人員快速地接受在職培訓,並與同事們交換數位化專門知識,以令其獲得數位化應用教學,並能在學習套件時游刃有餘。」
    同時必須針對各個學校所需的空間進行解決,如果在小組上課時需要更多的空間時,那麼教育單位也應該在校外探訪合適的空間可能時,應在想法上擁有更多彈性。

    Eickelmann教授舉出一個自己居住地區的例子:那裏的小學旁有所市民大學,目前因為冠狀病毒的疫情而未加使用:「為何不能讓這所小學進駐使用呢?」


    各邦廳長目前對於此最新教育研究並未表態

    Eickelmann教授表示,此研究報告應能顯示許多學校中產生的許多數位教學的最佳實踐(Best Practice)案例。而現在需要的是將其組織起來,與進行系統化,進而提供所有的單位運用。她表示各邦教育廳與學校行政機構應將目前現有的教育研究專業知識系統化地連結起來。

    她並建議小型專家團體在三至四週內能夠在各邦層面上做出說明,到底甚麼對於所有學校是合理可行的而甚麼則是不切實際。「我們現在必須結合所有的力量,我們對於這些孩子、青少年和教師們負有重大的責任。」


    在各文教廳和學校間的「摩擦」

    她並觀察到各邦文教廳與學校間表現出極具挑戰性的不同意見,以及「因摩擦所帶來的極大損失」。

    另一個透過問卷調查而發現的有趣結果:相對於其他學校型態而言,文理高中更能適應目前的新狀態。

    在問卷調查結果中明顯可以看出,將近一半的受訪教師表示文理高中在關閉學校前,已在數位化教學課程中位於「非常前面」。受訪教師中只有18.3%認為小學的數位化已經非常先進。


    學生們感到鼓舞的地方

    不意外的是,在冠狀病毒危機開始之前就已在數位化領域較為進步的學校,在整體而言感到較為輕鬆。相對於其他學校大約25%採用數位教學時,他們已經能夠利用大約42%的學習平台了。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教育局宣布 中小學開學日延至3/1」假消息澄清
    • 快看這邊!教你破解毒品新偽裝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