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洛杉磯辦事處教育組

    疫情期間的大學生心理健康問題探討

    2020-5-11 Chronicle 9222020-05-21

    韌性(Resilience)與毅力(Grit)近年成了高等教育學府的熱門名詞,大學引進了相關的健康計畫、校園推廣,甚至包括開設冥想、瑜珈,反思寫作及繪畫、壓力管理技巧等等的課程。

    支持者認為具韌性及毅力的學生,可以忍受生活中不可避免的壓力,知道如何制止會導致危機的負面思想,也更有可能在學業及心理健康上維持正軌。

    在Covid-19疫情爆發之前,大學校園內已經不乏心裡健康問題。疫情的來臨,某種程度來說恰好是教育學生如何處理強烈的悲傷、孤獨及焦慮的好機會。

    但是,在稱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可怕的自然實驗中,何者是發給學生的正確信息呢?克服困難、從失敗中恢復過來並變得更強大?還是應該以同理心,同情心和一起度過這段期間?

    心理健康專家說,在一連串壞消息的暴風雪中,這一代看似弱不經風的學生已被證明實際上能夠堅強度過。在過去2個月疫情中,許多人失去了家人、唯一可倚靠的生活環境,或是用來支付生活開銷的工作收入。
    但根據全國心裡健康倡導組織Active Minds在4月份的調查顯示,80%的大學生表示疫情對他們的心理健康產生負面影響,1/5的人認為情況嚴重惡化。

    對許多學生來說,「不確定」是他們困擾的根源。學生們失去了正常的應對機制,雖然他們仍然可以發簡訊或是打電話給同學,但是與周末相聚在一起看電影大不相同,上課也變得像是無法激勵人心的虛擬實境。
    威斯康辛州馬凱特大學校長Michael R. Lovell指出,大學生涯是一生中社交最多的時刻,總是被朋友包圍著,但是突然間這一切都被奪走。對學生而言,對教授也是,在教室中大家不斷地思想激盪,這是無法被替代的經驗,透過遠距教學無法得到相同的能量。

    大學主管們擔心疫情造成的心理影響。美國教育委員會(ACE)一項調查顯示,有41%的大學校長表示疫情之後學生的心理健康是最急迫的問題之一;35%校長表示,他們計畫要投入更多資源在心理衛生相關服務。
    但困難在於不能單只靠校園心理諮商中心,許多中心早已被暴增的需求壓得應接不暇。而且,學校財政的不確定性使得僱用更多心理諮商師顯得更加困難。

    對於現在分散在全國各地的學生來說,遠距治療並非總是可行的選項,由於法令限制,無法進行跨州的治療。美國大學健康協會(American College Health Association)在4月初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回復的356所大學中,只有不到一半能夠對學生進行遠距諮商。

    心理專家表示,大專院校必須輔導學生自助度過這一波的心理問題,謹慎地對待發送的信息,除小心入微的引導,提供韌性策略,同時還要能辨識學生的悲傷情緒。

    對哈佛大學大三學生Ally Beard來說,悲傷首先出現,直到處理悲傷之後,才能變得有韌性,多年治療抑鬱和焦慮症在此刻被證明是有益的訓練。她說:「與2週前相比,我變得更有彈性,也更能與情緒相處。」

    賓夕法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Angela Duckworth表示,這就顯示韌性訓練已經發揮作用。她在2016年發表的暢銷書《恆毅力:熱情和毅力的力量》,使得Grit成為教育界的流行語。

    Duckworth說,離開校園的第一週,學生未交作業的人數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多。她與學生們聯繫確認情況,並告訴他們,如果情況不佳,可以發簡訊或打電話給她尋求幫助;但是如果他們沒事的話,她寫道:「我真的很期待收到你的報告。」

    最終所有的學生都交了作業,道歉並解釋近況。Duckworth表示:「韌性不是法則的例外,而是法則。」這一代大學生真正的擔憂來自健康、住房以及糧食缺乏,受經濟重創影響的就業前景。她認為,儘管心靈受創之後產生壓力是一種可能,但是也有可能在受創之後加速成長(post-traumatic growth)。

    這段疫情將會寫在史冊篇章之中,Duckworth指出,透過行動找到人生目的,以及在人際關係中找到意義,「有一天,你將會告訴後代子孫如何在這段歷史中存活,我希望你對自己在這段歷史中展現出品格的反應感到自豪。」

    許多大學都開設相關課程或講座。麻薩諸塞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的護理教授Genevieve Chandler,於12年前開發的學生適性課程。名為「改變心靈、改變生命」(Changing Minds, Changing Lives.)。該課程為期數週,共8至10節課,重點包括正念技巧、瑜伽動作和反思性寫作。 Chandler說:「我們教導的自我適應韌性(adaptive resilience),就是能屈能伸(Bend and come back)。」研究證明了該課程的確有效。參加過這項課程的學生運動員減輕了壓力,並且更有能力調整自己的情緒。

    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臨床心理學教授、同時也是該校失落創傷及情緒實驗室(Loss, Trauma and Emotion Lab)負責人George Bonanno說,30年來,他的研究顯示「人類在經歷創傷、壓力、天然災害、緊急醫療事件後非常有韌性,對於新冠大流行,我也認為如此。我們不致於看到大規模的心理崩潰情形發生。」

    對於大部分學生來說,最艱難的是不確定性和不必要的混亂。Bonanno建議大學主管們,可採取定期、非隨意的交流,即使只是說:「這件事情仍然未確定,我們正在密切注意相關狀況」都沒關係;這樣的訊息就是可採用的最具建設性的方法。

    波士頓大學健康法、政策和管理助理教授Sarah Ketchen Lipson說,大學主管們必須對他們發送給學生的心理健康訊息展現出同理心。Lipson說,「重要的是要創造一個讓學生感到悲傷的空間,在我們開始談論『這將使你變得更堅強,這將使你成為更有韌性的人之前。』」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教育局宣布 中小學開學日延至3/1」假消息澄清
    • 快看這邊!教你破解毒品新偽裝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