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德國代表處教育組

    每個班級至少有一個學生相信假新聞

    2019-10-15;Spiegel 9032020-01-02
    德國記者Juliane von Reppert-Bismarck女士在兩年前成立了一個名為「測謊器(Lie Detectors)」的基金會,目的在歐洲訓練大量的中小學生們在網路上能夠發現與識破偽造的新聞或訊息。目前「測謊器」已在德國、奧地利和比利時等國運作,實施構想則是請記者們進入校園為10到15歲的學生們舉辦研討會,傳達面對假新聞時的合適策略,以及如何在面對謠言時不受動搖。以下為明鏡週刊與Reppert-Bismarck女士的訪談內容。
    明鏡週刊:Reppert-Bismarck女士,根據德國殼牌公司的青少年研究報告顯示,許多德國青少年傾向接受民粹主義式的口號。您對此感到驚訝嗎?
    Reppert-Bismarck:對此我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在我們的校園工作經驗中可以得知,特定的片面性訊息、新聞或純粹的謊言及造假新聞(Fake News)均是來自右翼民粹主義圈子透過不同的社交網絡且針對青少年的作為。我的教女在不久前對我敘述在普遍被視為極右派的「Breitbart」(美國)網路雜誌上讀到一篇新聞,內容闡述有難民將位在多特蒙市(Dortmund)全德國最老教堂放火燒掉了。該媒體卻對這個謊言完全未作修正。這類未必是政治性的錯誤訊息每天都看得到,這些媒體的目的在導致疑惑或造成不信任感。
    明鏡週刊:兒童或青少年們也能夠自己揭穿這類謊言嗎?
    Reppert-Bismarck:他們有些會感到懷疑,然而有些卻不會。沒有一個學校能夠對此進行100%的妥善準備,而使得他們的學生們不會上那些輿論製造者或假訊息的當。在每個班級裏至少都會有一個孩子受騙,不論是大城市中父母具備高等教育背景的文理高中、鄉下學校或是社會焦點區域的學校,許多家長與教師們也不清楚這些孩子會去閱讀哪些平台的資訊或是在哪裏碰到什麼事情。
    明鏡週刊:您是如何開始注意這些事情的?
    Reppert-Bismarck:大約在2016年川普即將被選為總統之前我恍然大悟。當時我和我在下薩克森邦無憂無慮環境中長大的13歲教女聊天,她說:「如果我們可以在這裏一起投票決定的話,我的同班同學們有一半會投川普的票。」當我詢問原因時,她傳了一個同學們在群組中散布的Instagram文字截圖,內容全是針對川普頭號對手希拉蕊‧柯林頓的不實謠言。
    明鏡週刊:都是些什麼內容呢?
    Reppert-Bismarck:這些文字表示,柯林頓讓人去謀殺美國中情局幹員,因此大家應該問問這些被害幹員的孩子們對於柯林頓的看法。但若說到川普對幾位女性有不禮貌的肢體行為時,卻又被看作是無害的行為。此篇文章聽來近似陰謀論,並喝斥大眾傳播媒體的公信力令人懷疑等等,明顯地將兒童作為預設的目的讀者群。
    明鏡週刊:您對此如何反應呢?
    Reppert-Bismarck:我問這個孩子:「資料來源是什麼?」她回答說:「Insta」。她完全沒有了解到Instagram不是真正的訊息來源。此時我恍然大悟,如果我們想要澄清這個主題,必須了解孩子和青少年們從哪裏吸取他們的訊息和資訊、他們的世界觀如何產生,以及應如何與他們針對此主題進行溝通。
    明鏡週刊:因此您成立「測謊器」的想法由此而生?
    Reppert-Bismarck:身為記者,我在2016年還有一些恍然大悟且特別感動的經驗。我在英國脫歐的公投時期在倫敦工作,跟我其他的許多同事一樣感到錯愕,因為我們沒有想到最後的得投票結果是後來那樣。然後我跟一個很親近的家人交換了訊息,然後他寫了一句:「為甚麼我要相信妳呢?畢竟妳是個記者。」此時我想:記者們該如何努力才能再度獲得公信力?
    明鏡週刊:「測謊器」計畫中有許多記者進入校園中的班級,其中也不乏「明鏡週刊」的編輯們,例如我的參與。目的何在呢?
    Reppert-Bismarck:所有記者們將參加為期一天的研討會以學習如何針對學生所選的案例而對他們展現策略,一如他們面對「測謊器」時必須能夠分辨出真偽,以及了解為甚麼這個能力很重要。例如我們亮出一張有名的鯊魚照片,據說它游上了高速公路。我們要傳達給孩子們的是:批判性的思考方式非常值得,雖然我們(記者)自己應該始終保持政治中立。
    明鏡週刊:這不能請學校老師來做嗎?
    Reppert-Bismarck:這是目標。因此我們期待教師們在我們進到校園時能夠一起參與。我的經驗是,後來有些教師會接收我們的構想或者以此作連結。然而我們針對408次的學校造訪回饋問卷作了評估,結果顯示:一半以上的教師到現在為止從未在課堂上對這個主題作過任何處理(由於時間不足或自己的不確定性),如果這個情形沒有改變,那麼還是得靠我們記者來繼續。我們必須從舒適狀態走出來而嘗試再度地獲得信任。
    明鏡週刊:具體作法為何呢?
    Reppert-Bismarck:第一個部分的班級參訪內容以黑白分明的謊言與真相有關。第二個部分中由記者們說明,我們雖然設法做好我們的工作、將事實僅可能地如實呈現,但是我們沒辦法要求獲得絕對的真相。而一個很重要的元素是記者們在孩子面前暴露自己的弱點,並且說明他們在什麼時候即使已經盡了全力卻也無法滿意自己的工作結果。
    明鏡週刊:您自己例子為何?
    Reppert-Bismarck:我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任職時曾經有幾天出差到象牙海岸去採訪一位當地部族最長的耆老,他提供了投資者一大片的香蕉園土地。他說著非洲語言,一位翻譯講他說的話翻成法語,然後我再快速的將這些話在我的筆記本上翻成英語。至於我的文章裏最後掌握了被訪者的意思,或者這些內容裏是否也摻雜了翻譯者的意念,到今天我都無法保證。
    明鏡週刊:學生們對這樣的告白的反應如何?
    Reppert-Bismarck:他們都非常安靜地傾聽。我們無法藉由問卷調查確定我們的班級參訪是否能夠強化對於記者的信任,但是很明顯的學生們將記者看作是在他們每天的工作中設法將極度複雜的真相勾勒出來的人,雖然他們沒辦法總是什麼都作到,也許他們只能呈現片段事實,然而他們還是可信的,因為他們是有自覺的,並且設法將這些事實透明地表達出來,而這個形象應該幫助孩子們在面臨不實的報導時能有自我戒備,至少他們可以說:「但是我遇見過一個記者,他可不是這樣的。」。
    明鏡週刊:然而這僅是一次性的短短會面,總時間只有90分鐘。
    Reppert-Bismarck:是的,時間不多。但是我們至少可以引起興趣並顯示:能夠辨識真相、謊言與中間的灰色地帶是很有樂趣並且值得的,例如有能力分辨一個事實以及一個意見的不同。這些孩子們學習到分辨在網路上刻意散布的謊言,以及一篇由記者寫出得不完美新聞。我們想要傳達的是,位於中間的部分以及不是非常精確的事物都可能非常地有意思,而不一定總是要立刻朝著反方向的一方靠攏,最終的目標是維護民主以及反對極端化。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教育局宣布 中小學開學日延至3/1」假消息澄清
    • 快看這邊!教你破解毒品新偽裝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