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法國代表處教育組

    公職校醫日漸短缺 法國教育部尋找對策

    2019-09-23;法國《世界報》 8912019-10-10

    在法國,各公立學校除配有公職護理師(infirmiers)之外,各大學區(Académie)更設置有公職校醫(médecins scolaires)。他們雖然承擔各級學校防疫、身體檢查等重任,人數卻逐年減少。法國《世界報》發現,雖然十多年前全法有1千4百名公職校醫,但至2019年缺額竟達5百人,等於本學年度全法1,250萬名學童只配有不到1千名校醫。法國公職校醫工會(SNMSU-UNSA)的巴蕾(Marianne Barré)醫師指出,政府忽略校醫的重要性,今日全法校醫的平均年齡已達58歲,眼見大規模退休潮即將來臨,每年新訓練的公職校醫卻僅有30餘人,實緩不濟急。

    錢少事多 法國公職校醫出現斷層

    針對此議題,《世界報》採訪了今年27歲、並曾於2017年11月至2018年5月在波爾多學區實習的醫學院學生龔席耶(Aurore Gonthier),她表示,選擇公職校醫的人雖然少,她自己卻很享受這份工作,一方面是能在學校看診,另一方面也能在學區負責麻疹防疫工作,收穫良多。但她也發現,公職校醫不僅要經過特別選考,且即便通過,第一年的稅前薪資也只有2,160歐元(與6百歐元加給),甚至低於最後一年實習醫生的薪水。

    不僅薪資不高,公職校醫的職務之多,也令許多醫學生卻步。法國國民教育校醫工會(SNAMSPEN)秘書長考爾森(Patricia Colson)醫師指出,他們不僅要負責全體學生的健康普查,追蹤罹患慢性病、殘疾學生的狀況,有時更要處理學習與行為障礙,乃至暴力問題。她表示,由於人力不足,檢查常常不全面;在沒有配置校醫的地方,學生只能自求多福,不少人即便有學習障礙,卻無法早期發現,直到行為出現偏差或拒絕上學時,為時已晚。

    根據公職校醫工會的統計,儘管《教育法》要求6歲兒童都至少須由校醫檢查一次,但實際上達成率不到一半,只有46.5%。為了改善此情況,今年七月法國國民教育部頒布《學校信賴法案》(La loi pour une École de la confiance),將檢查年齡提前到3至4歲,並改由隸屬地方行政部門的各地婦幼保健中心(Protection maternelle et infantile)負責,隸屬教育部的公職校醫只在婦幼保健中心人手不足,或6歲以上且情況較複雜時,才需出動。

    推動改革 讓公職校醫重返榮耀

    法國國民教育部宣示,讓公職校醫重返榮耀是該部一直以來的重要目標。該部表示,過去幾年已推動數項改革,提高校醫待遇。這些改革包括改動薪資級距,使公職校醫的收入與一般公職醫師趨同,並提高約聘醫師的薪水。為了提升醫學生成為校醫的志向,法國自2019年起更改革醫學院畢業制度,讓有志小兒科或公衛方向的學生能到公職校醫部門與教育部實習。不過全法實習醫師總工會(ISNI)的雷德業(Antoine Reydellet)發現,雖然要論斷這項改革的成敗尚嫌過早,但就他所知,以法國北部為例,參加這個計畫人數並不多,甚至已出現要求刪除的意見。他表示,醫學生之間最熱門的實習還是以名聲響亮的過敏學(allergologie)、運動、睡眠醫學與成癮醫學(addictologie)等為主。

    曾任公職校醫的執政黨議員塔美蕾-薇罕(Marie Tamarelle-Verhaeghe)是《學校信賴法案》的推動者之一,她認為,校醫多只是孤身一人,而不像一般醫生能指揮他人幫忙,因此在法案修訂期間,她提議應使校醫能在工作上支配護理師,不過此提案受到各護理師工會的強烈反對。她表示,想要挽救公職校醫,最後的辦法就是由教育部與衛生部(ministère de la santé)聯合賦予校醫更高的法律地位,以提升其工作保障與薪資、福利。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