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休士頓辦事處教育組

    當學校變成跨性別學生的戰場,老師要學習保護他們

    2019-09-16;Education week 8912019-10-10

    隨著開學季的到來,未來的主人翁們邁向返校的路途,成群結隊的男女學生分成兩路,報到的名冊上也早已標註著學生的姓名以及性別。

    對於性別尚未確定的跨性別學生而言,學校往往是帶來許多不便的地方,不只有甚至引起訴訟的跨性別學生廁所使用權,還有更多潛在的問題值得討論。跨性別權益支持者認為,學校教師必須提供跨性別或是性別尚未確定的學生安全、支持,並且有包容性的教學環境,這些學生的性別取向並不一定和出生時傳統思維的期望相同,因此教師們特別需要專業的訓練。美國幼童性別教育平等計畫主持人Sophia Arredondo表示:「教育者們非常需要在這方面的指導與訓練,大部分教育者期望自身不要有任何閃失,他們也希望能夠提供幫助。但儘管如此,我們都知道教育者們的專業訓練中卻是時常缺乏LGBTQ性別多樣化身分識別的訓練,更不用說針對跨性別或性別未定的認知。」

    研究顯示,跨性別的學生比起其他非跨性別學生,更傾向逃學、成績表現不佳,或視學校為不友善的環境。美國幼童性別教育平等計畫在2017年的調查發現,84%的跨性別學生和70%性別未定學生在學校曾被霸凌或騷擾,其中也有超過40%的學生被學校禁止使用他們自我認同的名稱或稱謂,將近一半的學生被強迫使用與他們自我身分認定不同性別的廁所。對此Sopiha Arredondo指出:「教師及行政人員的幫助與支持可以改善這些困境,當學生感到不被認同或是不安,他們是沒有辦法學習的。」

    目前並沒有可信的資料顯示將自己認定為跨性別或是性別未定的學生的數量,不過一項針對8萬1千名明尼蘇達州青少年的研究指出,有將近3%的學生,其自我性別認同為跨性別或性別未定,這些受調查學生當時是八年級和十一年級。

    為教育者做準備

    然而,當今大部分的職業訓練與師資培育機構並無法為教師示範如何與這些不同性別認同的學生相處。五年前,科羅拉多大學教育學院正視這個問題,他們培育出來合格的教師非常缺乏教導不同性別認同學生的經驗。「酷兒的奮鬥」(A Queer Endeavor)這項計畫便是致力於提供師資專業訓練,並提供教師與不同性別取向的學生相處的機會。科羅拉多大學教育學院助理教授,同時也是「酷兒的奮鬥」計畫共同主持人Bethy Leonardi表示:「從某方面來說,我們虧欠了這些學生。我們認知到這個需求,在這個領域的教師們也非常渴望得到這方面的訓練與支持。」

    自2004年以來,「酷兒的奮鬥」已經訓練超過六千位師資人員,其中包含老師、諮詢師以及行政人員,組織也與科羅拉多政府合作,不只舉辦橫跨整州一年一度的職業訓練機構,還提供任何有需要的師資專業訓練。Bethy Leonardi表示:「我們對於這些不同自我性別認定的學生經常討論到『我們該怎麼保護他們?』我們的計畫著實拓寬此類談話的含意與真諦,我們的目標是創造這個文化,讓學生感到他們的性別多樣性是得到認可的。我們常告訴學生『把與師長分享你自我認定的稱謂當作是你們談話的開場白』,讓這些行為同時也成為學生課堂上的教材。」她也提到,老師們可以從在課堂中挑戰一般對性別的既有印象、避免如「男生、女生」的性別用語,同時也鼓勵教師們在教室中規畫讓學生分享自我認定稱謂的空間。

    麻州鹿野學院的高中物理機械老師Megan Hayes-Golding表示,她常在課堂分享自己個人情感,同理也因此鼓勵學生向自己吐露真實情感。舉例來說,她會在對話中提及她的太太,包括她的稱謂以及名牌上的稱號,她也總是告訴學生可以與她分享他們自我認定的稱謂,但這些並不是強制的,「如果我要求每個學生都在課堂中分享他們的稱謂,那些剛思索出自我稱謂的學生將會感到不自在。」

    另一方面,印第安那州銀灣高中十年級與十一年級的英語老師Erin Braune表示,該學校有數名跨性別或性別未定的學生,Erin Braune同時也是該校「同性戀異性戀同盟」的發起人,「當這些學生告訴師長他們自我認定的身分時,他們感受到被尊重與支持。」不過仍非所有學生都會分享此資訊。為了因應這個狀況,Erin Braune特別利用返校調查的機會,藉此詢問學生他們自我認定的稱謂,舉例來說,有些學生只希望她私下用他們認可的稱謂稱呼他們,而非當眾在班上其他同學面前如此稱呼;而有些學生可能希望在外被如此稱呼,而非對於他們的家長。學生「需要一個讓他們可以暫時卸下心防、隨心所欲發問各種問題的地方」,這幫助他們衡量別人眼中的看法。專家表示,這項計畫可以從各個年級開始,事實上Leonardi也說,自願登記接受「酷兒的奮鬥」訓練的,通常是小學教師最多。

    羅徹斯特理工學院諮商中心助理主持人Christopher Henry Hinesley,也是致力於幫助剛進大學、不同性別取向的學生,他也發現,學生開始適應環境的過渡期提早,「我看到越來越多學生已經在來到這個學校之前,最少在社交方面就已經歷完過渡期,有些甚至已經完全準備好了。我知道有一大批學生應該在初中或小學就已經度過完整的過渡期。」Hinesley指出,這也代表任何年級的老師都需要具備與不同性別取向學生相處的能力與課堂的教材。不過近幾年來,只有伊利諾州、加州、紐澤西和科羅拉多這四個州強制融入不同性別取向族群LGBTQ的發展歷史。「只有表面功夫是不夠的,我們需要關心討論更多他們當今的待遇,很多人遇到填表時,他們寫下的身分認同會被刪除,這樣我們要怎麼說服人說我們的包容性已經更高了?」

    學習專業語言

    Leonardi指出,這就是教師專業訓練如此關鍵的原因,「酷兒的奮鬥」的訓練使教師們能夠具備與不同性別取向LGBTQ學生溝通的方式和語言,「很多教師不知道該怎麼使用這些語言。舉例來說,這會使他們讓這些學生感到不夠被支持,或是覺得他們不夠認識生理性別和性別取向的不同;不過這不是老師本身的問題,因為這個現象一直被視為不洽當或是有爭議的。但其實這一點都沒有爭議性,因為這關係到學生存在的價值。」Braune也說,印第安那州銀灣高中的教師們非常渴望支持不同性別取向的LGBTQ學生,不過他們不知道從何關心起或從何幫助起,因此她向這些教師宣導使用詞彙像是「尚未決定性別」和「性別非二元性」,讓這些教職人員可以在過程中感到更有自信。此外,Braune並提到,現在該校的「同性戀異性戀同盟」已經是由學生主導,他們也幫這些教師們上了重要的一課。

    上個學期,明尼蘇達州霍普金斯學區舉辦跨性別學生的訓練活動,由3位跨性別學生主持分享。該區木柵小學公開同性戀取向的校長Mark French也參與這項活動,他表示,他自認為是掌握原則建立了具有包容性的校園環境,不過能夠直接聽見來自跨性別學生的分享,特別有說服力,「我從這些學生學習到,我們必須要尊重他們對於自己身分的認同,以及他們想要怎麼被他人認識。」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