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法國代表處教育組

    校園安全有疑慮 法國家長與政府大鬥法

    2019-08-31;法國《世界報》 8872019-09-12

    又到了開學的季節,但法國國立「校園安全與無障礙環境觀察站」(L'observatoire national de la securite et de l'accessibilite des etablissements d'enseignement)提醒家長,光在2017-2018年,全法中小學就發生了近2萬5千起校園安全事故,其中有5起導致學童死亡。這些事故當中,有12,617起是發生在小學,以下課時發生為大宗;另有9,970起發生在中學,則多是發生在體育課。法國《世界報》建議,有鑒於事故的頻率與嚴重程度,家長最好於開學時為學童加保上學平安險。

    欲行使民法請求權  教師須有過失

    2016年新修訂的法國《民法》第1242條第六項規定,學校教職員需對照護中的學童所受傷害負責;但同條第8款則明定,原告需證明教師的過失。對此,法學博士德梅蕾(Isabelle Demeslay)表示,民事法院在判斷教師「照護不周」(faute de surveillance)的過失時,會考慮事故發生時老師與學生的距離。巴黎上訴法院(Cour d’appel)的判決便曾謂:「教師雖可隨處走動,但即便為之,仍應以能看見最大面積與最多數學童為限。」除了與學生的距離外,事故發生的地點對法院的判定也有影響,法國最高法院(La Cour de cassation)在一個案中認為,如果事故是因為學童不聽指示,跑到禁止通行處所導致,則教師沒有過失。

    德梅蕾進一步表示,在校園安全責任的分配上,學生的年齡也扮演著關鍵角色。學生的年紀越輕、教師的照護責任便愈重。在2009年柯諾勃(Grenoble)上訴法院的一個案子裡,一名就讀幼稚園的5歲小女孩自其不應攀爬的小牆上跌落,導致一耳失聰。該法院判決由於學童年紀過輕,尚不了解隨意攀爬的危險,雖然本來就不應該攀上小牆,但老師沒有適時阻止,仍有過失,因此應負責任。《世界報》分析,如果受傷學生的年紀達16歲,則法院會要求其自負一部分責任,教師可能只需負約1/3的責任。

    在體育課上,也常發生校園安全的事故。對此,法國最高法院一貫性的要求體育老師至少要在場監督,否則即視為有過失。最高法院便曾於1990年判決,由於籃球課上學生彼此球技有差異,老師如未在場而學生受傷,其為有過失。另外,根據法國判決實務,教師除了有在適當地點照護最多數學童的責任外,如遇學童打鬧亦有積極阻止的義務。在1979年最高法院的一個判決裡,某公立中學教師放任學生在校外教學期間丟擲鉛筆,因而造成一人眼睛受傷,該案中,法院判教師有過失,故准許家長國家賠償的請求。

    行政法上請求權  審判權不明確

    不過《世界報》也發現,老師的放任雖可以被認定為民事責任,但也可以被視為是教育當局的「服務規劃不周」(defaut d'organisation du service),而轉化為行政法上的責任。但此時法院不但要求教職員須有過失,更會要求該教職員須具有公務員身分。舉例來說,馬賽(Marseille)行政法院曾判決當地教育機關使每50名學童只配1名老師,師生比不足,顯然服務規劃不周,故須為發生的事故負責。不過由於民事與行政規劃責任的區分不易,因此當家長提告至一般法院,被告幾乎總是抗辯一般法院無管轄權,而應由行政法院管轄;但若家長提告至行政法院,被告機關又總是辯稱應由一般法院管轄。

    有鑑於事故發生的機率與一旦發生後續索賠的困難度,《世界報》建議,學生家長在開學初可為子女購置「上學平安險」(assurance scolaire),一旦發生事故不但可獲完整賠償,也可迅速獲得該款項,所滋生費用之後再由保險公司自行向加害人或政府部門追償。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