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澳大利亞代表處教育組

    澳洲語言專家評論「學不好中文有危機嗎?」

    2019-07-08《The Conversation》;2019-06-24《澳廣中文新聞網》 8802019-07-25


    2019年5月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大選之前,工黨議員Chris Bowen在發表演說時表示,他對澳大利亞12年級學生的中文「程度低」表示遺憾。此次演講是為了持續推動工黨的策略,透過學校課程提高學生對亞洲文化的理解,加深澳大利亞與亞洲連結的計畫。演講中Bowen議員也提到,全澳只有大約130名非華裔人具備流利到足以與中國做生意的中文程度。

    真的只有130名非華裔的澳洲人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嗎?根據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與澳廣新聞網ABC的事實查核小組對此所進行的調查證實,這個數字是有根據的猜測,可信度極高。

    姑且不論確切的數字是100名、130名或200名,一名專家告訴澳廣新聞網的事實查核小組,這個數據絕對是「微乎其微」。幾十年來,為加強澳洲在亞洲的商機,澳洲學校一直大力推行亞洲語言,中文是中國的官方語言,也是四種重點推廣的語言之一。而如果經過這些年後卻只有130名非華裔人能夠說流利的中文,那麼造成此落差的關鍵何在?

    南昆士蘭大學語言學副教授Warren Midgley近期撰文,評論媒體對於「學不好中文」這件事的恐慌感來源,分析語言學習在澳洲學校的現況,並進一步提供思考語言學習的重點,期能導正視聽。

    Midgley副教授表示,據2016年澳洲人口普查數據顯示,每5名澳洲人就有一名在家是講非英語的語言。雖然僅有130名非華裔人能說流利的中文,但澳大利亞全國有近60萬人在家說中文,這表示中文流利的程度非常高。再比對有超過50萬澳大利亞人是在中國出生,大多數講中文者是華裔背景的澳洲人,不清楚為何要恐慌。

    以純學術觀點來看,這些數據表明澳大利亞有能力在商業、國際關係、外交等方面足夠招募講中文的領導人才,以加強與亞洲的接觸。顯然地,澳大利亞可說流利中文的人口並非嚴重不足,或可解讀為會說中文的澳洲人缺乏進入澳洲主流社會擔任領導職位的途徑。

    根據2015年統計,澳大利亞學校有超過17萬名學生學習中文,幾乎是2008年學中文學生數量的兩倍。然而,這些學生中僅有大約4千人為12年級生,且僅有4百人為非華裔的澳洲學生。由此推論,雖然學中文的學生總數增加,但持續學習中文到12年級的非華裔學生人數仍然很少。

    這些數據其實與日語的學習狀況相似,日語可稱是澳大利亞學校最風行的第二外語,據2015年統計,在澳大利亞學校學習日語的學生數超過21萬人,與中文學習的情況類似,僅有572名學生是中學的高年級生。

    Midgley副教授指出,澳洲學校課綱為學習中文的學生提供了5個階段的學習流程,因應不同程度的初學者。理論上,這意味著已經會說中文的華裔學生可比非華裔背景的學生學習更高階的中文,然而,許多熟練中文的學生最終僅完成初級中文的課程。

    一項研究中顯示,在家裡講中文的12年級生,能力測試取得的平均分是77分,最高分為120分;在家中不會說中文的學生平均分則僅16分。初學者的程度差異,意味著起跑點不同,很難確定學校中文教學是否成功;而一位非母語學習者的一篇優秀書面報告,對於一位中文為母語的學生而言,很可能卻是非常糟糕。

    我們需要釐清語言學習「成功」的涵義,如果是以具備能夠在中國開展業務所需要的流利程度為成功的標準,那麼所有在澳洲學校推廣的第二外語課程都可說是表現不佳。在中國一名中學畢業生將學習大約6千個辭彙量,相較之下,澳大利亞的12年級生畢業時,僅有大約5百個辭彙量。

    即便是少量辭彙量的語言,也幾乎不可能在澳洲學校有限的學習語言時數內能夠精熟掌握。同樣地,如果以贏得奧運會金牌作為體育課程成功的標準,那麼體育課也是失敗的。自1896年以來,夏季和冬季奧運會上只有267名澳大利亞金牌得主。同理可證,難道要實現這種罕見的卓越水平才足以被認為是成功的唯一衡量標準?

    為何要學中文?Midgley副教授表示,研究證明,學習第二語言的好處多,體現在多方面的能力訓練,如提高認知能力的靈活度、決策能力與跨文化理解能力。這些潛移默化的好處,不需要學習者能夠使用第二語言來聽說讀寫,達到母語者的程度。

    建議語言的教學應該思考以下重點:

    •我們的孩子在學習語言方面的能力進步了嗎?

    •他們在課堂上是否專注參與課程及教材?

    •他們是否表現出對其他文化與想法的興趣?

    •他們是否正在探索看待世界的新角度及解決問題的新方法?

    •他們是否與社區中具有不同語言及文化背景的其他人交流連繫?

    前兩者是由課堂教師定期測量或至少可注意到的。但其他的重點經常被視為其次或被忽略,如果不思考這些重點,很難知道我們的課程到底有多成功。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