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訂閱電子報

    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瑞典代表處教育組

    提供瑞典政黨改革學校建議

    2019-02-18 8582019-02-21

    瑞典工業經濟研究院註1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dustrial Economics)所長Prof. Magnus Henreksen及Isak Skogstad老師在每日新聞報社論版表示:「執政的社民黨必須開啓眾所期待的審查學校政策工作。而其他政黨也應放下各黨的驕傲,重新思考各黨的教育政策以共同建立跨黨派的永續合作。審查中要強調的是提供學生安心的學習環境、加強學科知識及強化做為學校知識傳遞權威的老師在校角色。」

    去年,負責高中教育的部長Anna Ekström(社民黨)和重視學校教育的瑞典工會聯盟(Swedish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主席Karl-Petter Thorwaldsson註2一起聯合聲明表示:「社民黨有理由對近幾十年來所實施的部分學校政策進行自我批評,因為這些政策沒有充分強調提供學生安心學習環境、加強學科知識及強化老師在校角色的重要性。」

    這項聲明令人振奮,因為具高教育水準的學校是創造平等社會至關重要的關鍵。當學校沒有做好知識傳遞工作的角色時,學生的家庭條件就成為學生學習成果的決定性因素。

    如今Anna Ekström已晉升為教育部長,而這個角色賦予她影響學校政策更大的權利。也就是說她手中握有獨一無二,可將之前聯合聲明提到的學校政策審查轉化成具體行動的權力。藉由四黨合作簽訂所謂的1月協議註3內容,以恢復讓瑞典成為知識國家為最高宗旨,在此宗旨下以改善學習成果、加強課堂學習環境及創造更平等的教育系統為改革施政目標。

    私立學校政策的實施已超過四分之一世紀,但至今還未看出施政目標中對改進教育質量及提高成本效率的承諾。Prof. Henreksen及Mr. Skogstad認為讓瑞典成為知識國家是很好的目標。協議中的學校政策有部分是中央黨派和自由黨之間協議的,有可能成功扭轉目前的學校政策。

    首先,該協議說明為加強對知識和事實知識的重視,必需對課綱和課程進行修訂,這項內容值得稱許。今天的課綱內容過度關注在學生能力,而較少關注學生學科知識的吸收。對每科學生需達到學科知識要求的課程內容描述上也因過於抽象而受到批評。現今問題是政府將改善課綱及課程的任務交給學校署,而造成現今被批評的課綱及課程問題的也正是學校署。因此,Prof. Henreksen及Mr. Skogstad提出4項建議:
    1. 籌組一專家委員會來修訂適用學校機構的文件:賦予學校署為唯一機構來修訂改善學校的重要文件並不是一種可行的方式。建議聘用國際專家,如英美兩國都有許多資深研究人員專門設計所謂的knowledge-rich curricula註4。委員會任務設定在如何強調課綱內的學科知識內容。
    2. 強制校長採取紀律措施:建議政府強制要求校長對違法或屢次違反校規情況的學生採取紀律處分。在1月協議中對提供學生學習環境安全的加強事例裡提到,應對「脅迫或對他人施暴」的學生做退學處分的簡化描述。其實,這項措施執行起來有困難度,主因不在大眾認為沒有賦予校長法律權限,而是十個有九個校長表示他們知道自己的權限,但他們根本不認為有必要對施暴學生採取留校查看及退學的紀律措施。

    在問卷調查中,校長似乎更偏向以對話、提供協助,以及強化校園安全預防工作為主。雖然這些工作也有必要性,但考慮到學校暴力通報數量不斷增加,顯然光是軟性及預防性措施是不夠的。
    3. 加強師範教育—主要是要恢復學校知識傳遞權威的老師在校角色的重要性。在協議中提到重整師範教育,但近幾十年來的幾次師範教育改革並沒有什麼成效,所以再提師範教育改革是不夠的。
    要讓正在接受師範教育的未來教師學習更有效的教學方法,不僅需要師範教育改革,更需要能提供教導學生吸收學科知識的全新師資培訓課程。這樣的培訓課程是要能提供這群未來教師現代認知研究、實用教學方法以及提供評定學生成績評分的基本知識。為避免重覆之前的錯誤,建議教育機構不應參與新師資培訓課程的設計。
    4. 設計適合現今教育市場的規定—現今學校機構是個由不同型式及組織參與的競爭市場。私立學校政策實施至今已超過四分之一世紀,但至今還未看出施政目標中對改進教育質量及提高成本效率的承諾。提供自由選校及允許不同經營模式(包括營利性公司)學校的瑞典模式註5認為,目前的課綱及各校機構教學知識質量是可借由統計看出結果的,同時也有衡量統計結果的標準。事實上,截至目前為止,仍沒有任何系統能實際做到,而這應是協議的各方需擔心的問題。雖然,在協議裡沒有提到未來7萬多名教師職缺的問題,但所有改革都將因懸而未決的嚴重教師荒問題而無法達成。再多的薪資調整都無法解決這項問題。一方面是沒有更多經費,而另一方面,教師荒的主因在教師工作條件不佳,缺乏吸引力。

    沒有任何簡單方式可以一舉解決目前學校教育面臨的所有問題。但有一項建議是所有單位(包括兩個教師工會)應該認真考慮的,而這項建議就是重新引入於1995年被廢除而現在被證明是項錯誤決定的教學義務(undervisningsskyldigheten)。即是規定教師的教學時數。

    今天,雇主原則上可以向教師要求無上限教學時數。許多教師在教學外,還有導務工作,其中包括和家長溝通及處理學生社交問題。過多的工作內容不僅妨礙教育品質,還造成教師過大精神壓力。

    Prof. Henreksen及Mr. Skogstad說:「雖然黨派間達成的協議是妥協出的結果。但與此同時,協議內容也明確展現政府確實需要努力扭轉長期以來學校教育政策所帶來的負面發展,而這是身為教育部長的責任。社民黨提出重新審查近幾年的學校政策的想法應與其他黨派一起合作。其他黨派應放下各黨的驕傲,重新思考各黨的教育政策以共同建立跨黨派的永續合作。相信,在改革下將能規劃出可打破長期以來的學校不平等、種族隔離等問題的學校教育措施。」

    註1:瑞典工業經濟研究院為一私立基金會: https://www.ifn.se/eng/about_ifn
    註2: 瑞典總理,同時也是現任社民黨主席即是工會出身,和工會有深厚關係。Karl-Petter Thorwaldsson於去年12月提到工會聯盟三項關注重點「Three key areas in focus」: http://www.lo.se/english/this_is_lo/the_lo_leadership/_karl_petter_thorwaldsson_president_of_lo_sweden
    註3:今年1月18日,社民黨、綠黨、自由黨及中央黨,四黨達成協議成立的新聯盟政府,並簽訂協議書,該協議稱為1月協議。1月協議內容共72項,包括教育政策。
    註4:knowledge-rich curricula內容及實際運用,參考: https://teacherhead.com/2018/06/06/what-is-a-knowledge-rich-curriculum-principle-and-practice/ 
    註5: 瑞典模式: http://www.frontier.org.tw/ffdc0017.html


    相關附件: print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
    • 大多學元入學介紹
    • 2012 教育部12年國教宣導紀錄網站
    • 1991報平安留言平台
    • 教育部國民中學學習資源網
    • 創用CC
    • 教育儲蓄戶網
    • 哈客學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