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舊金山辦事處教育組

矽谷軟體應用於教育 Scrum進入校園

2017-11-01,Education Week 7962017-11-30

「產品」、「程式產物」、「待辦事項」等詞彙並非教育用詞,然而在維吉尼亞州切斯特菲爾德縣(Chesterfield County)學校系統中央辦公室的牆上布滿此類詞彙,學區主管將軟體開發業界的計畫管理策略(project-management),導入有6萬名學生的學校系統日常營運中。

此類術語是由Agile衍生,其中最知名的處理法為Scrum,其結構正被導入教室,中學老師利用 Scrum 會議法以及Agile,俾學生在計畫式學習(project-based learning)中保持正軌。

過去10年,Agile在業界迅速擴展,如CarMax, Spotify, McKinsey等公司及加拿大、澳洲、荷蘭等地數以百計學校的採用,如今開始進入美國教育界。維吉尼亞州為目前採用此方法的熱點,除切斯特菲爾德縣以外,附近的古奇蘭等區域亦致力推行。

切斯特菲爾德運用上述軟體在中央辦公室事務上,該區域去年曾獲鄰近的第一資本金融公司(Capital One)Agile專家無償提供訓練課程,部分高層員工表示極具價值。

在Agile架構下,Scrum提供一作業模式:簡言之,工作團隊將一計畫案劃分為數個任務,經由分工合作每位成員在短期內執行不同項目(通常為數週),接著再次聚會比較彼此所完成的進度、重新調整、提出更多任務。過程中,整個團隊每日進行15分鐘Scrum會議。

Scrum 團隊必須跨職能,由來自不同部門、不同階層的人員組成。此詞彙來自橄欖球競賽之scrum隊形,指的是球員將彼此的肢體連鎖交錯串成人牆,試圖搶得球權。

古奇蘭縣立中學6年級歷史及科學老師弗拉戈(Jim Frago)在有2,500名學生的該學區協助推動電腦程式夏令營,而參與的五年級學生在團隊合作上遇到困難。

弗拉戈上網搜尋並諮詢第一資本金融公司的專家,隨後在課堂上運用修正過的Scrum程序,讓學生利用簡單的站立式會議以及Scrum告示板。以Scrum告示板為組織工具,學生可將各自負責之任務貼入「待辦」、「進行中」、「已完成」等欄位中。弗拉戈表示,利用被稱為「儀式」的Scrum會議以及工具,「學生在30分鐘內能的進展令人出乎意料」。

時任古奇蘭學區長的藍恩(James Lane)由弗拉戈的學生表現中看見潛能,他贊同Agile強調的技能;如合作、溝通,以及批判式思考,他指出:「我認為下個世代的學生進入職場時,這些將是雇主看重的能力」。

2016 年當藍恩接掌規模更大的切斯特菲爾德學區長一職時,他向中央辦公室同仁提出Agile的概念並獲得認同。部分學區主管參訪第一資本金融公司,實地參訪Agile的運作,而該金融公司亦派遣志工教練至學區提供正式訓練。至今,學區中央辦公室 250 名員工當中約有 70 人使用此法。

學區人員運用Scrum的第一個計畫案之一,為分析切斯特菲爾德學區的10年策略計畫推行成效。

雪倫.波普(Sharon Pope)是組織發展主任,領導此小型團隊進行策略計畫成效分析,原訂在1月完成工作,而其團隊提早3個月即完成。波普表示,傳統上此類分析工作為「具有承包性質的各自獨立作業」,「而我們確推翻了此深植於公共教育的工作形式與心態」。

在近期一次Scrum會議中,團隊成員為優異的成效互相慶祝、彼此歡呼。Scrum及Agile開發專家強調,慶祝成就是程序中的關鍵要素。

切斯特菲爾德縣 Swift Creek 國中教師庫提斯(Jonathan Kutis)表示,Scrum 徹底改變他的教學方式:「我樂在其中,我無需干預學生,且是以好的方式。」「當學生在計畫進行時,通常是所有人同時都在進行一樣的環節,當一段時間結束時,我們得到的是無數種不同版本,而沒有任一種有實質的成果。」然運用Scrum,每一位學生確能清楚知道自己所應負的責任。

正如古奇蘭學區的教師,庫提斯亦將Scrum程序大幅簡化,以配合學生需要;他表示:「Scrum可以由CEO進行長達4小時的講解、運用各艱深的專業術語,但將其濃縮總結,它就是一套基本的計畫管理工作流程」。

古奇蘭教師弗拉戈今年加入用戶故事(user stories)Scrum正式程序;與其讓學生為成績等第而在計畫中認領任務,他讓學生自行發想各自的任務。

兩地學區教師們均認同此方式可建立學生自我效能,庫提斯指出:「當老師推行此工作流程時,學生相當的獨立。大幅提升未來的成年就業準備。」

澳洲的一組織亦正著手將Scrum引進學校,是朝向截然不同的發展:教師專業學習。前高中教師別克史畢爾(Simon Breakspear)是教育研究員,5年前在矽谷待過一段時間並見證科技公司如何使用此方法,乃創立敏捷學校(Agile Schools)。

敏捷學校讓教師團隊針對他們教學的特定概念或技能,進行長達一個月的「學習短跑」訓練。別克史畢爾表示:「我們將焦點放在學生學習成效,並試圖作改進」。

這類似於專業學習社群的使用方式,然而 Scrum 提供工作與會議之規範與程序。別克史畢爾的團隊正與超過3百所澳洲與加拿大學校合作,並朝美國學校邁進。舊金山北邊的Ross學區將在來年春季開始參與此團隊的訓練。

在切斯特菲爾德學區主管們眼中,Agile有無限的應用機會,其中包括教師的專業發展;但同時他們意識到若操之過急恐將引起反效果。

橫線
箭頭
相關附件: mailprint
橫線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