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波士頓辦事處教育組

充斥謊言的時代,如何教導資訊識讀?(上)

2018-07-24;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869期 2019-05-09

每天,批評美國總統的人都在大聲責難他「散播錯誤或引起誤會的言論」,而總統及其支持者則反指這些批評都是「假新聞」。這樣相互的批評與攻訐,確實是讓人對資訊的識讀感覺到擔憂。

錯誤認知非常普遍,這使得大學課堂中的講課變得越加困難。許多教授相信自己的主要職責是幫助學生認識這個世界,並在其中成長茁壯;但要達到這個目標,必須對這個世界有共同的認知。因此,學生要順利走過大學生涯,並在之後的人生邁向成功,就得能夠分辨真假、是非。但顯然地,這並非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愛荷華大學修辭學教授、「高等教育職業網」專欄作家大衛.顧伯樂(David Gooblar)認為,不論教授什麼學科,課堂中都應該傳授資訊識讀的能力,也就是瞭解、評估、應用資訊解決問題或回答疑問的能力。「可能有人不認為教導學生認識外面現實世界是教授的份內義務,但我相信這是必備的技能」。

以下是將資訊識讀納入課程的幾個方法:

首先可以和專家談一談。學校的圖書館員已經思考這個議題很長一段時間了,可能也有不少館員已定期和教授合作,教導學生搜尋資訊的技巧。教授可以在學期開始前尋求圖書館員的協助,討論課程目標,請教他們對於在教學及作業中納入資訊識讀的相關建議。

《高等教育紀事報》2017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近年來,教授資訊識讀的重擔是落到了大一作文課的指導老師肩上。文章中寫道:「必修作文課時常肩負教導學生批判思考及評估資料來源的責任」,但事實上,學習如何找到精確的資訊及分辨事實與虛假,應該是多數課程及課堂作業的核心目標。

教授當然也可以花一兩堂課的時間,請圖書館員直接向學生分享經驗。不過他建議應把目光放遠一點,整個學期都盡量找機會談到資訊識讀,「這並不是說要加入大量額外教材,因為可想而知,原本的課綱就已經很豐富了」。

顧伯樂相信許多教授所指派的作業原本就包含讓學生查詢並應用資訊,不論是到圖書館追蹤第二手資料的來源、評估實驗結果,或是在教科書中找到正確的公式來套用。但他建議可以再更進一步:把作業拆分成數個階段,並要求學生每完成一步都停下來檢查,「此刻就是引導學生正確分析資訊的好時機」。

至於應如何引導?華盛頓州立大學(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位於美國華盛頓州溫哥華小鎮稱之溫哥華分校的結合網路學習主任麥可.考菲德(Michael Caulfield)則提供以下的檢查清單,可以要求學生針對每一條資料來源一一驗證檢查:

˙這是什麼類型的資料來源?

˙是線上資料嗎?網域名稱是.com、.org、.gov還是.edu?

˙出版單位的意識形態光譜靠近哪一邊?

˙文章作者擁有什麼相關文憑、證照?

除了查驗資料來源,也要注意資料的內容。考菲德指出,很多教授常犯一個錯誤,那就是只要求學生注意資料的來源。考菲德2017年曾撰文指出,過度強調資料來源,也很容易會引發笑話,「比如你收到一封可疑的信件,於是花了20分鐘調查郵差,但打開信才發現,那是你媽寫的信。你說:『可是郵差是共和黨人耶!』這就是一個案例」。

調查資料來源的可信度是很好的出發點,不過往往不夠,更重要的是評估言論本身,而要做到這一點,還需要再查詢其他來源。

(下集續)

發行單位: 教育部電子報小組 版權為教育部電子報所有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