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法國代表處教育組

法國大學與抗議者對峙 學生考試成犧牲品

2018-05-28,法國《世界報》

821期 2018-05-31

為抗議大學入學方法的改革,部分法國大學生「佔領」校園,與政府與校方對峙,情勢愈演愈烈。隨著五、六月的考試季節接近,佔領教室並不讓其他同學考試便成了抗議學生的新手段。在巴黎第十大學(Université Paris 10 Ouest Nanterre la Défense)與里昂第二大學(Université Lumière-Lyon-II),全部考試皆因抗議學生的佔領行動而取消;以後者為例,由於三百名學生佔領兩座校園,影響到全校兩萬名學生的考試權利,最終只能由警方介入。在其他尚未受「佔領」行動影響的校園,學生考試時警方隨侍在側,防止衝突擴大。

妨礙考試進行 成抗議者新利器
自三月以來,反對改革的學生便長時間佔領巴黎第一大學(l'université Panthéon- Sorbonne)在托比雅克(Tolbiac)的校區,四月二十日,基於該校校長的要求,巴黎警力介入,將佔領的抗議學生逐出校園。對抗議者而言,不讓其他同學考試便是在無法長時間佔領校園情勢下的另一種新的抗議方法。法國《世界報》訪問一位不具名的學生,他表示在五月初成功阻止巴黎第一大學學生考試後,抗議派學生接著用同樣方法阻止了巴黎第十大學與巴黎第八大學的考試。他認為這麼做是為了重建與政府的勢力均衡,以讓行政部門了解到學生還是有動員、反抗的能力。

對此,雷恩第二大學(Université Rennes 2)政治歷史學博士生梅希奧(Hugo Melchior)分析,抗議派學生妨礙其他同學考試的行為,其實只招致了大多數學生對他們的厭惡,並不利於抗議行動的延續。他更觀察到,不僅抗議者能動員的大學生數量愈來愈少,理應受改革影響最鉅的高中生(lycéens)參與程度也很低。

維護學生考試權益 大學出奇招
在圖盧茲(Toulouse)的大學、巴黎第十大學與馬賽大學(université d’Aix-Marseille),由於考試受到抗議派學生影響,學校只能另找其他方法,將考試易地或易期舉行。里昂第二大學校長布瓦達拉(Khaled Bouabdallah)表示,由於延遲考試時間將會影響到學生申請碩士班學校與外國學生回國的規劃,該校除非不得已,不會輕易將考試延後到九月舉行。在巴黎第十大學與馬賽大學,校方則將考試改換教室舉行,不過抗議派學生得知消息後多會前去「佔領」新考場,故此方法效用不大。巴黎第四大學(l’université Paris-IV)由於學校與學生溝通不良,學生甚至到考前一天都不知道考試舉行與否,直到考試當天才發現考場被封閉。

在蒙彼利埃第三大學(Université Montpellier III),校方則別出心裁,允許教師選擇以線上考試、視訊口試或平時成績的方式決定期末成績。不論如何,法國高等教育、研究暨創新部長魏達爾(Frédérique Vidal)宣示政府將盡全力維護學生考試權益,考試將如期舉行。

發行單位: 教育部電子報小組 版權為教育部電子報所有
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