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德國代表處教育組

到底什麼科目應該成為德國中小學必修課程?

2017-01-06,法蘭克福廣訊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7642017-04-20

位在德國西南部Bruchsal有一所名叫Balthasar-Neumann(18世紀的有名建築師)的學校顯得分外特別,學生們甚至可以將航太科學當成高中畢業會考的科目;西洋棋在一些學校也是上課科目之一,理由是這項遊戲可促進學生的心智發展與開發人格特質;另外高爾夫球、馬術也都是德國常見上課科目。而Laucha文理中學位於德國中部Saale-Unstrut兩河流域的傳統酒區,學校自己擁有一座小葡萄園,並提供學生製造葡萄酒的選修課,課堂中學生們可以學到如何修剪藤蔓,以及如何釀酒,這所學校還開設一門少見科目:滑翔機理論與實作。

還有一門受到更多大眾關注的科目:「幸福」。這是Ernst Fritz-Schubert校長(Oberstudiendirektor)約莫在10年前於一所位在海德堡的學校任教時開設的課程。推廣至今,這樣的課程也已經在許多其他德國乃至奧地利的學校中開辦教授。

Fritz-Schulbert校長認為,「為成功的生命做好準備」其實才是學校最重要的責任。所以他說:「『幸福』這門課提供各種多彩多姿的體驗,使身體與心靈到達舒適的境界,並啟發才智而促進學生們開啟對生命的新認知,和正面積極的人生目標與企圖心。」課程中可以學到如:克服身體或心理障礙的方法、將群體視為自身力量的泉源,或者利用心靈訓練增強自我動機等。德國曼海姆(Mannheim)大學的學者們皆認同幸福課所能帶來正面效果。

許多學校開設各種不常見的課程,社會大眾多半對此樂觀其成,認為:就讓他們試試看、分享他們的實驗結果,如果成功了也大可群起傚仿。若要說會引起社會上各方爭議的主題,就非「所有學校都必須教授的科目是哪些?」莫屬了。由於世界不斷在變遷,這些必讀科目勢必要隨著不同的時代精神與生活內容更新,無法一成不變的持續沿用。

如果隨便問問10個人,哪些科目應該作為中小學必修課程,相信得到的也會是10種不同答案。然而基本上對於德語、數學、英語與政治教育作為最根本的基礎科目,大概是完全沒有爭議的。

「德國各邦文教廳長聯席會議」(簡稱KMK)目前制定的必修課綱中還包含了第二外語、電腦資訊、自然科學、工藝(Technik)、社會科學(Gesellschaftswissenschaften)、藝術相關科目、宗教、哲學、生活與倫理和體育。

然而,這一切並不如想像的具體,其中仍有許多未解的問題:如果文理中學的學生不再上拉丁文,是不是可能使通識學科岌岌可危?在上地理、生物、物理和化學等課時,學生需要先準備好更多的基礎知識?音樂、藝術是幫助學生人格特質養成的重要元素,或僅是其他愈形重要的知識領域外,可以隨時被省略的裝飾品?

家長們對這些問題的答案差異頗大,也因此在為孩子們選擇學校時做出相當不同的決定。從重視人文素養,到以數理和自然科學為重點科目的文理中學,到著重經濟教育的學校應有盡有。前者認為教育本身即是目的,其他的人則著重實用性,並且讓孩子為將來的職業生涯開始做準備。

在此之外,還有許多知識領域被KMK歸類在「其他」類課程中,應該予以跨學科式的教學。例如健康教育、永續發展、經濟學和消費者權益教育等。這裡出現一個有趣現象,因為有些作法備受爭議,例如這些科目的知識應該盡可能融入其他科目中傳達給學生,或者應該成為必修通識課程中的一部份而以獨立科目的形式進行教學,而且課程內容涵蓋的知識面應盡量廣泛而成為必修科目?

而實際上,作為獨立學科的科目確實享有不少好處,例如大專院校中會針對所需要的科目設置相關師資培訓學程。也因此,關於中小學增設新興必修科目的議題一直以來都是各界熱烈討論主題,因為新的必修課程會排擠其他學科所能獲得的資源。

過去30年來,不僅德國各工商團體或財經學者都要求在中小學設置經濟課程,更有超過半數的青少年主動要求學習經濟知識。只可惜設立此科目的計畫如蝸行牛步,也因此遭到支持者批評。他們主張:經濟在日常生活、政治與社會之間扮演重要角色,所以學生們需要系統性的知識,以便能在日後的世界上如魚得水,並成為獨立自主的成熟公民。如果將經濟知識合併在政治課中傳授,是不可能讓學生們獲得足夠專業知識的。

其他的社會學家,特別是政治學家們則擔心經濟必修學科可能影響到政治科目的意義。這場兩個專業科目間的辯論往往流於意識型態之爭,工會代表和左傾社會學者均極力勸阻僅由經濟學家獨立設計經濟教育的內涵,他們認為以追逐利益為導向的教育對社會太過危險,因為有關社會福利和生態保育相關的觀點將被完全忽視。而開設經濟科目的支持者則指責前述控訴,並回應: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經濟學老師當然會在教學中傳達對於自由經濟的社會批評,並且反問,如果一個政治學老師未具備充足且完整的經濟學知識,該如何傳授具備足夠批評性的經濟學知識?

支持經濟科目的有識之士還對越來越多地區以消費者權益教育課程來取代經濟學知識的現象感到憂心,德國北萊因-西法倫邦(Nordrhein-Westfalen)就在過去做了這樣的決定,經濟科目的支持者就批評:該邦立場鮮明的綠黨人士想要人們在學校裡就知道他們該吃什麼、喝什麼,甚至怎麼生活才是正確的。經濟教育家們批評消費者權益教育課的教學方式才是真正片面性的知識與觀念傳達,若年輕人對於市場經濟中各種機制間的相互關聯沒有充分了解之前,是無法對消費行為產生批判性的反省。況且將消費者權益教育當作日常生活的輔導的意圖也違背了學校教授通識課程的使命。

消費者權益課程的一部分內容講述飲食健康,關於這個部分,德國聯邦食品及農業部部長Christian Schmidt甚至主張應把它作為獨立學科教育學生。這個看法與一項民意調查結果有關,一份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近9成德國人支持設立這樣的科目。約在1年前,Schmidt就曾致函給各邦教育廳長,建議每個孩子都應當要學習健康飲食的基本入門知識,因此他支持把正確的飲食觀念當成獨立科目納入學校課程內。

然而前KMK主席Brunhild Kurth回應:「我們也必須考慮,這議案是否反而讓學校負荷過重而造成反效果。如果我們真的實踐了所有建議科目的增設,那學生們在一週內恐怕必須待在學校80個小時才上得完了。」更何況有些與飲食健康相關的部分也屬於家長的責任。

確實,在要求學校增設新課程的時候也不該忘記:到底這些課程是屬於學校基礎通識教育的一環,或是父母家庭教育課題?真的需要老師在課堂上教導孩子消費和飲食觀念?也許若有某一所學校的許多學生都發生營養攝取偏差的情形時,自然也不會有人反對在學校額外多加幾個小時來教導學生相關的主題了。

約莫2年前,有位學生Naina在自己的Twitter上抱怨,在學校裏面幾乎沒有學到在生活中實際可用的事。即將成年的她對於報稅、房租甚或保險一無所知,但她卻可以用四種不同的語言分析詩句。

可是真的應該要在學校裡面教授學生關於簽訂房屋租約或保險合約的事嗎?當然學校的基本原則應是要協助學生具備生活能力,但並不需要涵蓋生活中的一切大小事宜。在學校裡應該傳遞的是系統性知識,而生活上的實用知識並不屬於校園中必要課程核心。

 

橫線
箭頭
相關附件: mailprint
橫線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