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芝加哥辦事處教育組

政治如何塑造高等教育法規的制定

2016-12-19,高等教育紀事報 7502017-01-05

教育部常以推動歐巴馬政府的政策為優先來制定法規—尤其是針對營利性大學的規定,因此長期以來受到外界的批評。但是現在許多專家認為,這種情況會在川普新政府被削減或結束。為了幫助了解這個不斷變動的局面,紀事報訪問了蕾貝卡·納陶(Rebecca S. Natow),一位在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的資深研究員,同時也是上週新出版書籍《高等教育的規則制定:建立了管制性政策的政治》的作者。(Higher Education Rulemaking: The Politics of Creating Regulatory Policy;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2016)

以下與納陶女士的對話已經過編輯和精簡化處理。

問:在妳的書中最常提到的一個主要例子,是飽受爭議的有償就業規定(gainful-employment rule)。請問妳有從這個非常具爭論且漫長的立法程序(rule-making process)中學習到什麼嗎?
答:營利性高等教育機構,對於有償就業規定尤其感到反彈。因此它們花了很多金錢、很多精力、很多時間來試圖影響這個立法過程。它們參與了立法程序的交涉,並在意見徵詢期間發表評論,它們使自己的聲音被聽到。我們也看到一些共和黨議員談論到有償就業規定,他們稱這些規定為教育部權力過度伸張的例子。
然而和立法程序交涉的結果並沒有產生共識,因此教育部被允許自行擬議規定。雖然如此,營利性機構的努力的確影響到了立法者的決定,因為最終定案的規定並不如當初提案的那樣強大。

問:教育部在歐巴馬總統的領導下立下了許多規定,因此受到了很多批評。妳認為這樣公平嗎?
答:你需要將每個規定分開來看,才能確定它是否是個公平的法規。因為隨著執政黨派的不同思想型態,你所看到的規定也會有所不同。這說明了立法的政治本質。營利性機構的相關法規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布希政府時期,教育部發佈了一些有利於營利性高等教育機構的法規,例如關於大學招聘人員的獎勵補償(incentive compensation)條例。然後,到了歐巴馬政府接管時,部分的這些法規被反轉推回了(rollback)。
而現在我們又要回到共和黨的執政,而且顯然川普政府與商界有著深厚的關係。再加上新任教育部長貝特西·德沃斯(Betsy DeVos)已經在基礎教育(幼兒園到高三,k-12)中採用了教育市場化的政策(market-based education)。因此我預期會看到更多對營利性機構有利的法規出現。

問:既然可以因為取決於哪一政黨當政,就輕易制定或廢止這些規定,那麼這立法的有效性又如何呢?
答:是非常有效的,因為有證據表明,有些機構認為自身的存在受到了這些規定的威脅。我們確實看到法規被改來改去,但是即使如此教育部還是有一定行政程序要履行,才能讓這些規定通過。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而且需要一些資源。它需要來自公眾,以及利益團體和各種協會的意見,而且要經過國會的同意。所以規定的制定或廢止並不那麼容易,即使有時候會取決於執政黨政策而反覆來回。在一定程度上,和法律的制定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問:妳有發現民主黨派,一般來說,更傾向於制定法規的證據嗎?
答:在我關心高等教育法規制定的25年裡,注意的一件事就是,根據哪個政黨執政會看到多少新的規定被制定及頒布。所以我觀察了美國政府,同時也觀察政黨在國會中的控制力。我發現,當民主黨擁有過半數席次的控制下時,每年平均會有較多新規定的提案。另一方面,當共和黨擁有過半數席次的控制時,則相反的有最少新規定的制定。這說明,至少就新規定而言,民主黨執政時,會傾向於制定更多的法規。然而,我有理由相信,在即將到來的共和黨席次過半的時代,將會是不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那些不利於營利性高等教育機構的規定,在新政府執政時將會制定一些新的規定來取代之。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一個高等教育法案的重新授權(reauthorization of the Higher Education Act)將會很快出現,而且我的研究發現,在重新授權後,將會有更多的高等教育法規被制定及公佈。

 

橫線
箭頭
相關附件: mailprint
橫線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