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視窗

由本部29個駐外單位翻譯各國最新文教新聞,是目前國內報導各國文教新聞最完整的媒體, 每周提供新知,讓讀者可以從臺灣看世界,掌握天下事!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國際視窗 右框
駐德國代表處教育組

德國科技大學教授荒 女教授得之不易

2016-10-20,德國每日鏡報(Tagesspiegel) 7502017-01-05

柏林「經濟與法律科技大學」(Hochschule fur Wirtschaft und Recht,簡稱HWR)校長,同時也是德國7所科技大學組成的「UAS7」聯盟主席Andreas Zaby教授指出:「現在對於想應試教職的學者們正適逢有利的時機,因為德國所有科技大學正急需任命大量新教授。」聽到這個說法,誰能想到才幾個月前,許多德國青年學者即使在國家許多支持後進學者的政策下,仍然感到前途茫茫呢?

然而這個低靡的局勢正在改變當中。HWR聯合以工業科系為主的「Beuth-Hochschule」科技大學、「技術與經濟科技大學(Hochschule fur Technik und Wirtschaft,簡稱HTW)」之女性教職員工代表處(Frauenbeauftragten)舉辦一場資訊交流會談,共邀請約80位來自柏林與鄰近布蘭登堡邦大學的女性學者和女性企業經理人來校互相認識、洽談,主要目的在吸引她們來各校任教。此次在柏林舉行的活動中的受邀學者均為女性,是因為女學者雖然是大學提升研究與教學水準的新希望,然而他們在大學裏的可見度仍然太低;而且,如今在大學招聘教授的面試與任命程序中若沒有任何一位女性參加,則須按照最新法令讓一切面試流程重新來過。

Andreas Zaby教授與會致詞時即明白表示:各科技大學在聘任新教授時均面臨著「絕大的危機」,因為在2016與2017年當中有眾多教授即將退休,或是有些學校則剛剛成立了新學科或科系,光是在首都柏林市的科技大學中就有160個教授職缺等著新來的學者加入教學與研究陣營。

科技大學的另一個困難是:在過去,德國科技大學或高等專科學校(Fachhochschule)的教授們基於法令限制無法培養自己學校的後進學者群,輔導和審查博士論文在過去一直是綜合或專業大學的獨享權利,並且獲編用於教授職位以下研究人員的預算都較為薄弱。

身為福爾達科技大學(Hochschule Fulda)校長,同時是德國大學校長會議(Hochschulrektoren- konferenz,簡稱HRK)中作為全德國科技大學發言人的Karim Khakzar教授強調:「成功地延聘新教授是科技大學保障未來學校發展的存續鎖鑰」,因為大學教師的缺乏問題充斥於每個專業領域。特別是在工程與企管科系當中,大學自古以來在延聘大學教師時,總是必須面臨與企業界在高薪條件和自由度這兩點的競爭,而今,在市場機制逐漸回暖之際,公家機關與私人雇主的菁英雇員之爭更是欲罷不能。此外,德國在保健、照護以及社工專業領域內向來有著專業新血傳承的問題,因為這個過去一般多在高等專科學校(Fachhochschule)或科技大學中所能習得的專業,並無直接留校繼續深造而取得博士的可能與傳統,更遑論之後任職教授的可能。

而目前的科技大學到底能夠提供多麼吸引人的工作機會呢?此次受HWR科技大學邀請而來的女性學者中,例如現任杜伊斯堡-埃森大學(Universitat Duisburg-Essen)經濟系研究人員的Karola Bastini(34歲)是企管系博士,就對於受邀參加這個可能讓她進入科技大學擔任教授的活動機會感到欣喜:「我感到校方很歡迎我來應聘。」對於Bastini女士而言,能擔任科技大學的教授略勝於目前她同時在應徵的綜合大學「青年教授」(Juniorprofessur)職位;另一位38歲、具有博士學位的與會材料學女性專家敘述她所任職的企業裏,升遷機制遲滯無望,並談到:「我現在試著繼續尋找機會,而在這裏我感到非常地鼓舞。」

然而,雖然科技大學並不要求在各該校任職的講師或教授們發表論文以取得一般大學的正教授資格(Habilitation),但是HTW的女性職工代表處負責人Sunne Andresen女士提醒,應徵者必須符合4個條件:首先,應徵的學者們應該讀過相關的科系、擁有博士頭銜、在獲得最高學歷離開學校後至少有5年的研究資歷,其中的3年必須在非大學機構內任職。同時,應徵的學者還必須出示有力資料證明他們優異的教學能力與豐富的教學經驗,以及在學術研究工作上的特別之處,並且最好是在博士論文以外還曾經發表過其他專業論文。

上述針對研究和教學上的雙重要求,對於一般學者而言可說困難重重,來自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的學者基本上缺乏企業界的經驗,而在民間企業擁有務實經驗的專業者,要不是缺乏博士學位,就是沒有教學經驗。然而一項由德國大學校長會議(HRK)積極敦促、由德國聯邦與各邦政府共同促成的聯合專案正應該解決這個窘境。
Andreas Zaby教授提到,目前HRK正要求聯邦與各邦政府撥列經費用以投資於各科技大學的教授師資補助專案,例如博士後研究人員即應透過這個方案,以到科技大學兼職的方式離開綜合大學,同時在企業界累積專業上的實務經驗,甚或進行以應用為導向的研究;而目前最急切的措施應是設立為期3到6年用以協助後進教授們跨越前述大學、科技大學系統間障礙的補助專案,以及開設專門的博士生輔導小組,與為擁有企業實務經驗的學者補充高等教育教學法相關知識。

對於上述議題,德國科學評議會(Wissenschaftsrat)也於2016年10月強調,相關各方不該為了解決科技大學新生代教師荒而放鬆教師任用條件中的企業工作實務經驗門檻。然而,以「短期企業經驗」或是「企業實習資歷」帶來的任用條件放寬模式,是否反而加深獲得師資的困難度呢?HRK副主席暨發言人Khakzar教授堅決表示:「正好相反,我們為了維持師資品質的高水準,就應該擴大範圍以徵求能夠符合科技大學高度要求的優秀學者。」

柏林三所科技大學的女性教職員工代表處鼓勵具備博士學位的教職應徵者,即使在企業的實務工作時間比規定少幾個月,還是該不妨一試而儘管投信應徵, Andresen博士解釋:因為大學教師的迭選過程非常的漫長,而應徵者在企業界工作時的敬業態度比確切的工作時間更為重要。即使如此,與應徵科系相關的完整學歷和初步教學經驗是不可或缺的前提條件。

HRK 要求聯邦與各邦政府撥款針對未來科技大學師資的徵求舉辦資訊性活動;在首都柏林的HTW科大已經正式挪用學校預算進行徵才活動,女性職工代表處Andresen女士表示:「我們用校內資源,開出提供公務員資格的任用條件」,而這只有在新任教授的年齡不超過50歲時才於法有據。當校方在資訊交流會中提到W2等級的中階教授在柏林邦的每月最新未稅薪資為5288.67歐元時,著實引發與會者一陣竊竊私語。會中,Zaby教授肯定主辦的三所科技大學尊重並體貼員工家庭生活的基本哲學,並將教授職定義為「能夠在工作時間分配上多方面自主決定」的職位、提供「多樣性的研究機會」。

至於在每月薪資比綜合大學教授平均少了1千歐元的事實之前,如何吸引企業界的博士經理人或是經濟來源不穩定的博士後研究學者,來到高等專科學校(Fachhochschule)及科技大學的「就業天堂」?在這個自由競爭的市場上,確實是個難題。

此外,科技大學的教授與綜合大學相比,平均每學期負擔18學分(約18小時)的責任與壓力,足足是後者的兩倍,Andresen女士說明:「這個差距很大,特別在最開始的階段最累人。…雖然到目前看來,每位教授也都辦到了他們被賦予的任務。」她並指出,如果科技大學的教授重視研究而申請得到大學預算和國家計畫以外的第三方補助資源,也能根據規定在計畫進行期間降低上課的義務時數。一位任職於波茲坦綜合大學的與會學者說出她的心聲「我寧可每學期在科技大學多上18小時的課,也不願在綜合大學裏繼續簽下沒有保障的短期職位」。

 

橫線
箭頭
相關附件: mailprint
橫線

本期相關訊息


看前期資料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