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本單元以報導教育政策為主,每周提供讀者最重要、最正確、最深入的教育政策,想了解教育部的各項政策方針與執行情形,主題報導讓您隨時掌握本部教育方向。

目前瀏覽路徑 首頁 > 主題報導 美工圖片

世大運成績斐然 運科人員功不可沒(下)

文/電子報小組,圖/國訓中心 7852017-09-14

世大運成績斐然 運科人員功不可沒(下)
國訓中心運動科學處研究人員李偉義(藍衣)協助生理檢測,模擬比賽血乳酸量測。

生理檢測 橫向連結各項分工
在運科單位,不同專業、各司其職,但生檢人員所做的資料,卻是上述所有運科人員能夠順利推動工作的關鍵基礎,正如呂裕雄所說的,「它建立了運科人員之間的橫向連結」。所有專業的建議或調整,都必須以這些資料為基礎。

生檢組的日常工作,就是依照教練需求,在選手休息或訓練過後,透過指尖採血進行疲勞監控,主要是為了瞭解選手的身體恢復狀況,或是訓練強度的負荷程度。

透過指尖採血,生檢組就能為選手測量3項最主要的指標,分別是瞭解肌肉損傷程度及訓練負荷量高低的「肌肉指標」(肌酸激酶,CK)、營養攝取狀況的「代謝指標」(血尿素氮,BUN)以及「痠痛指數」(mm)。檢測結果當天回報教練,教練可以及時依照數據調整操練。

此外,生檢組也負責測量選手的身體組成,測量項目包含體重、體脂率、脂肪重以及去脂重等。在集訓期間,測量幾乎每周進行1次,對參加量級比賽的選手,檢測尤其重要。

有時候,生理檢測的客觀數據,能化解一些不必要的猜測。生檢組組長林盈儀提到,先前有滑輪溜冰選手認真做重量訓練,結果體重增加,外表卻看不出端倪,要求嚴格的教練於是懷疑是因為選手愛喝珍奶,才導致體脂率上升。好在有定期檢測,還選手一個清白,證實變重是因為肌肉量增加,而非吃太多東西的緣故。

疲勞監控也是如此。「有時選手說好累,教練卻說『哪唔摳零』!但有了客觀數據,超過300就能確定疲勞程度確實偏高。」林盈儀表示:「先前甚至測出選手疲勞數值破千,教練都還不曉得,繼續訓練。」她認為,將生理檢測的概念傳遞給教練很重要,否則告訴教練選手累了,教練會以為生檢人員在影響他的訓練。

無論選手或教練,運科人員都必須跟教練及選手打好關係,告訴教練選手,運科人員是在幫忙進行科學化的訓練。因為長時間的接觸,現在已經不少隊伍都非常信任運科團隊,固定安排檢測,每周至少1次。

運動結合科學 先深化互信關係

運動科學處經理邱宏達,投入運科界已有16、17年的時間,回顧過去10幾年來的發展,不論在人力或設備儀器方面,整體運科環境已有長足的進步,教練及選手對於運動科學的接受度也有相當程度的提升。在過去的觀念裡,訓練運動員,靠教練就足以勝任,但隨著運動科學日益重要,部分教練開始擔心,自己的角色地位恐被取代。

「事實上不是這樣,我告訴運科人員,不要讓教練感到壓力,我們單純是幫助,不是要取代教練。」邱宏達認為,運科人員其實扮演類似「參謀」的角色,舉凡儀器設備的運用、長期觀察的資料、外國資訊的接受,這些都是過去教練較為缺乏的東西,我們主要是提供更多資訊給教練,決定權依然掌握在教練手上。

比起人力跟設備設施,邱宏達認為,目前台灣運動科學的發展,最根本的工作還是在於增進教練選手對運科人員的信任度。即便到現在,仍有一些教練尚未敞開心房接納運科的支援。「沒關係,慢慢來,先讓教練選手看到成效,才更放心讓我們介入。」邱宏達表示,至少在國訓中心,在羽球、舉重、跆拳及體操等項目上,代表隊與運科團隊間已經建立非常好的合作關係。

奪得好成績 運科角色不容忽視

這次世大運拿到26面金牌,邱宏達相信,運科人員多少起了一定的幫助,而這樣的幫助,也能進一步提升教練選手與運科人員之間的信任關係。就以獨得10面金牌的滑輪溜冰來說,國訓中心在比賽場地外圍設立服務站,不光是防護員待命;營養師提供補給,還安排接駁服務,方便教練選手的移動。

跆拳道也是,在個人賽部分,每個量級從早比到下午,一次比完,一天可能踢個4、5場,選手沒有太多時間休息。國訓中心同樣在跆拳比賽場館設立服務站,選手一下來,防護員、物理治療師、營養師就直接湧上。

就以莊佳佳腳踝的傷勢來說,賽前情況嚴重,但當時不宜動刀,只好用貼紮及物理治療等方式先處理,比賽當下,運科人員也是一旁待命,給予特別關照。

邱宏達表示,運科人員賽場上的支援,不僅第一時間可以照顧到選手的機能,強而有力的後勤支援,給選手VIP的服務,讓上場作戰的選手不會有孤軍奮戰的感覺。

由於此次世大運在國內舉辦,問題看似不明顯,邱宏達表示,選手出國比賽,一旦觀眾不是自己人,這種孤單感會更加明顯。運科人員不只給予專業的支援,加上長期培養出有如隊友般的信任關係,選手也更容易有更好的表現。

邱宏達相信,運科的運用可以提升選手的表現,日本跟澳洲都是值得學習的模範。雖然日本在運科方面,許多資訊保密到家,不讓外界探知,但以相似的體型及民族來看,日本能在體操、游泳等項目上可以端出成績,肯定有運科團隊的介入,光是人力至少就有臺灣的2倍以上。

人力不足 尤缺運動傷害防護員

目前,國訓中心的體能訓練師一共7位,平均1人負責3隊,工作負擔沉重。邱宏達希望,如果能降為1人負責兩隊,情況會再好一些。但比起體能訓練師,營養師及心理師可能更有急迫的需求。

因為申請到計畫,國訓中心將再另聘一名營養師,主要負責團膳;至於心理師的部分,2名正職與2名外聘諮商師要負責20幾支隊伍,肯定也是不足。

不過,現階段最缺乏的恐怕還是運動傷害防護員。邱宏達指出,13名具有傷害防護相關專業素養的替代役男即將在10月中旬退伍,屆時國訓中心運傷防護員僅剩15人,加上明年替代役不再開出相關缺額,這一問題相對急迫。

事實上,以替代役男作為運動傷害防護人員並非長遠之計,運傷人員需要跟隊,年年換人不是好現象。邱宏達表示:「防護員很特別,會產生肢體接觸,不熟的人,運動員不大想讓你碰,彼此需要時間建立關係,選手才比較願意讓你貼紮或治療。」

加上,役男雖有專業素養,卻都是頭一次接觸國手,廖麗惠指出,好不容易經過一段時間的實務訓練,等到終於可以上手的時候,卻又屆臨退伍,真正可長可久的解決之道,還是要以正職人力來補足缺口。

因應人力匱乏,國訓中心準備在明年的預算提出增聘16名運科人力的需求,分別是10名運動傷害防護員、2名心理師以及4位體能訓練師,邱宏達期待預算能夠順利通過。

究竟需要多少運科人員才算理想?這問題似乎沒有標準答案。不過,「理想上是每個隊伍都能有隨隊人員。」副理呂裕雄指出,目前國訓中心現有的人力,只能針對跆拳道、田徑隊等重點項目配給隨隊人員,給予主動協助,其他項目則是因應教練需求,提供被動式協助。呂裕雄表示,若每支隊伍都有隨隊人員,就能真正進行長期觀察,瞭解選手及教練的需求,給予專業、即時的協助。

採買設備設施 強化訓練成效

在設備設施方面,近幾年國訓中心採購反重力跑步機,對下肢受創的選手來說,可減輕撞擊力道之外,又能在受傷期間維持一定的訓練,減少退步的情況發生。

另外,依照教練的反應,選手對緩和下肢傷害的水療機有迫切的需求,除了原本兩臺水療機,最近將再新添兩臺。此外,年底以前,還會加購8臺划船機,以及用於超低溫冷凍裝置,幫助選手訓練中或訓練後的身體恢復。排球部分,則增購穿戴式設備,可監控訓練過程中的跳要次數及高度;田徑方面則採買分段計時、心率監控等設備,瞭解訓練強度。

提升運科能見度 增進教練信任感

總體來看,為了讓運動科學能有更長遠的發展,除了人力需求,邱宏達希望,可以增加運動科學的能見度,讓運科的重要性被外界看見,瞭解它對競技運動產生的加分效果,並因此吸引更多企業願意提供相關贊助。另外,能見度提高也能吸引更多專精科學又對運動有興趣的人才可以加入,讓競技運動的表現能再上一層樓。邱宏達相信,各大專校院肯定有培育這方面的人才,只是缺少門路,不曉得有這樣的工作機會。

至於在國訓中心方面,邱宏達則希望,提升運科與教練之間的信任關係,未來將舉辦座談會,邀請教練分享經驗,暢談運科如何調節壓力、幫助睡眠、增進體能以及管理體重等各項好處。年底,國訓中心也將舉辦研討會,希望打造平臺,讓更多科學人才、教練以及運科人員有更多媒合的可能。



箭頭
相關附件: emailprint
美工圖片

本期相關訊息


相關影音

延伸閱讀

閱讀小幫手

相關網頁


※外部連結不代表本報立場